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魏雅华 > 本文己发表在《西安晚报》上

本文己发表在《西安晚报》上

本文己发表在《西安晚报》上

        中国足球的悲哀与中国股市的悲伤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 写在中国足球巴西世界杯下葬日          魏雅华
 
中国足球又输了。
2011年11月11日,中国的光棍节,中国足球成了中国的光棍,以0:1输给了在战乱和贫困中苦苦煎熬的、阵容不整的伊拉克。中国的光棍节是中国足球巴西世界杯的蒙难日,泪流满面的中国球迷,为中国足球下葬。以四战三败的耻辱战绩,中国足球的巴西世界杯之旅夭折,入土为安了。
“中国足球又输了”不是新闻,就像“中国股市又跌了”不是新闻一样。中国足球每战必败不是新闻,就像从2008年便开跌的中国股市,天天跌,周周跌,月月跌,年年跌,熊冠全球不是新闻一样。
中国足球与中国股市有许多相似之处,比如中国足球是中国体育的软柿子,中国股市是中国经济的软柿子,中国足球是中国球迷的伤心地,中国股市是中国股民的伤心地,中国足球是中国球迷的乱葬坟,中国股市是中国股民的乱葬坟。
可中国足球与中国股市有许多不同之处,比如,中国球迷可以在几万人的大体育场怒吼:谢亚龙,下课!那喊声山摇地动,天崩地裂,那爱国之情,民族自尊之心,天地都为之动容。连外国人都感动地说,我喜欢中国足球,因为中国球迷喊“加油”的方式很独特。
可中国股民不同,他们只会默默地流泪,让所有的痛苦都烂在肚子里。
“中国足球又输了”,第二天,中国的媒体可以开骂,怎么骂都成,想骂谁都成,骂足协,骂裁判,骂教练,骂场地,骂队长,骂队员,骂天气。怎么解恨怎么骂。可中国股市不成,哪怕跌得天翻地覆,除了一张惊恐的而悲伤的脸,你什么也听不见,看不到。
其实中国球迷完全不必如此激动,说白了,足球不过是一场游戏。何必当真呢。眼一闭,什么都不存在了。安慰一下自己,输球干我屁事,阿Q一下,便过去了。可中国股民不同,他们损失的是自己来之不易的血汗钱,养命钱。
中国球迷们可以设计一盘菜,比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,便有这么一道菜,11只猪脚,当中围着一块臭豆腐,这道中国名菜叫“中国足球”。有人还为这块臭豆腐起了个人名,姓谢叫亚龙。
可有一点又相同了,比如因为搞垮了中国足球举国皆曰该杀的谢亚龙,卸任后升官发财,当了中体产业的董事长。从名义上看,主管足球的体委副主席官位显赫,可中体产业的董事长年薪百万,实惠。名似降了,实则升官发财了。然后,中体产业惨了。谢亚龙先搞垮中国足球,后搞垮中体产业。搞垮中国股市的首长也升官了。
这么看来,中国足球与中国股市这一点是相同的,高官们职务的升迁,与政绩有关。即必须先把它们都搞垮,然后才能升迁。
奇怪吧。
九年的中国股市从原点到冰点,一点不耽搁官职的升迁。
以上证综合指数为例,2001年初,上综指是2073点。经过十年,仅涨到了2393点,仅上涨了13%。而这一时期的中国股市总市值增长了五倍,所实际上是下跌的。2393点的点位比998点还低,998点时中国股市的平均市盈率为32倍,而2393点时中国股市的平均市盈率为12倍。中国资产越来越不值钱了。中国资产与深陷破产边缘的希腊为伍。而同一个时期,巴西的股指上涨了345%;印度上涨了356%;俄罗斯上涨了1348%。
美国从1990年的第四季度开始,资本市场开始了长期单边上涨的十年,道琼斯指数从当时的2400点,到2000年,增长到了11723点,十年涨幅达到了3.9倍。这对推动美国经济和高新技术的快速增长,以及居民财富的大幅度增长,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。
我们真不知道,中国足球与中国股市谁比谁更臭。中国足球与中国股市谁比谁更悲伤,谁比谁更悲哀。我们该为谁流泪,我们该为谁哭泣。
哀莫大于心死。
中国足球有希望,因为它有痛感,它会愤怒,会咆哮,它会嚎淘大哭。所以它一定会崛起。
可中国股市不是,十个中国股民,九个都在揪心地想,如何才能下这条贼船。
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 写在中国足球巴西世界杯下葬日          魏雅华
 
中国足球又输了。
2011年11月11日,中国的光棍节,中国足球成了中国的光棍,以0:1输给了在战乱和贫困中苦苦煎熬的、阵容不整的伊拉克。中国的光棍节是中国足球巴西世界杯的蒙难日,泪流满面的中国球迷,为中国足球下葬。以四战三败的耻辱战绩,中国足球的巴西世界杯之旅夭折,入土为安了。
“中国足球又输了”不是新闻,就像“中国股市又跌了”不是新闻一样。中国足球每战必败不是新闻,就像从2008年便开跌的中国股市,天天跌,周周跌,月月跌,年年跌,熊冠全球不是新闻一样。
中国足球与中国股市有许多相似之处,比如中国足球是中国体育的软柿子,中国股市是中国经济的软柿子,中国足球是中国球迷的伤心地,中国股市是中国股民的伤心地,中国足球是中国球迷的乱葬坟,中国股市是中国股民的乱葬坟。
可中国足球与中国股市有许多不同之处,比如,中国球迷可以在几万人的大体育场怒吼:谢亚龙,下课!那喊声山摇地动,天崩地裂,那爱国之情,民族自尊之心,天地都为之动容。连外国人都感动地说,我喜欢中国足球,因为中国球迷喊“加油”的方式很独特。
可中国股民不同,他们只会默默地流泪,让所有的痛苦都烂在肚子里。
“中国足球又输了”,第二天,中国的媒体可以开骂,怎么骂都成,想骂谁都成,骂足协,骂裁判,骂教练,骂场地,骂队长,骂队员,骂天气。怎么解恨怎么骂。可中国股市不成,哪怕跌得天翻地覆,除了一张惊恐的而悲伤的脸,你什么也听不见,看不到。
其实中国球迷完全不必如此激动,说白了,足球不过是一场游戏。何必当真呢。眼一闭,什么都不存在了。安慰一下自己,输球干我屁事,阿Q一下,便过去了。可中国股民不同,他们损失的是自己来之不易的血汗钱,养命钱。
中国球迷们可以设计一盘菜,比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,便有这么一道菜,11只猪脚,当中围着一块臭豆腐,这道中国名菜叫“中国足球”。有人还为这块臭豆腐起了个人名,姓谢叫亚龙。
可有一点又相同了,比如因为搞垮了中国足球举国皆曰该杀的谢亚龙,卸任后升官发财,当了中体产业的董事长。从名义上看,主管足球的体委副主席官位显赫,可中体产业的董事长年薪百万,实惠。名似降了,实则升官发财了。然后,中体产业惨了。谢亚龙先搞垮中国足球,后搞垮中体产业。搞垮中国股市的首长也升官了。
这么看来,中国足球与中国股市这一点是相同的,高官们职务的升迁,与政绩有关。即必须先把它们都搞垮,然后才能升迁。
奇怪吧。
九年的中国股市从原点到冰点,一点不耽搁官职的升迁。
以上证综合指数为例,2001年初,上综指是2073点。经过十年,仅涨到了2393点,仅上涨了13%。而这一时期的中国股市总市值增长了五倍,所实际上是下跌的。2393点的点位比998点还低,998点时中国股市的平均市盈率为32倍,而2393点时中国股市的平均市盈率为12倍。中国资产越来越不值钱了。中国资产与深陷破产边缘的希腊为伍。而同一个时期,巴西的股指上涨了345%;印度上涨了356%;俄罗斯上涨了1348%。
美国从1990年的第四季度开始,资本市场开始了长期单边上涨的十年,道琼斯指数从当时的2400点,到2000年,增长到了11723点,十年涨幅达到了3.9倍。这对推动美国经济和高新技术的快速增长,以及居民财富的大幅度增长,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。
我们真不知道,中国足球与中国股市谁比谁更臭。中国足球与中国股市谁比谁更悲伤,谁比谁更悲哀。我们该为谁流泪,我们该为谁哭泣。
哀莫大于心死。
中国足球有希望,因为它有痛感,它会愤怒,会咆哮,它会嚎淘大哭。所以它一定会崛起。
可中国股市不是,十个中国股民,九个都在揪心地想,如何才能下这条贼船。


 



推荐 0